鱼钩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鱼钩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纽约时报Facebook上市催生新一轮创业投资潮【资讯】

发布时间:2019-10-09 22:28:27 阅读: 来源:鱼钩厂家

和讯科技消息 北京时间5月10日,《纽约时报》网络版今天发布文章称,Facebook的其中三位早期员工已纷纷离职创业,或者从事投资,向不少前Facebook员工创立的公司提供投资。随着Facebook的正式上市,可能将出现更多的人追随他们的脚步,诞生新一代寻求自主创立或者投资下一个Facebook的富豪。

以下为文章主要内容:

麦特·科勒(Matt Cohler)是Facebook的第七号员工,亚当·德安杰洛(Adam D’Angelo)于2004年加盟其高中好友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的初创公司,后来成为Facebook的首席技术官,鲁奇·桑格维(Ruchi Sanghvi)是Facebook工程团队的首位女成员。

他们都已经离开Facebook。坐拥丰厚股权和价值连城的行业人脉网络的他们,要不去创立自己的公司,要不去资助他们的朋友。

随着Facebook在5月中旬的正式上市,可能将出现更多的人追随他们的脚步,形成新一代寻求自主创业或者投资下一个Facebook的科技富豪。

硅谷传统

“一直以来硅谷都有这样的传统:一代公司孕育下一代的伟大公司。”科勒表示,“人们在一些大公司供职和学习之后,通常会选择去自主创业。”现年35岁的科勒如今是风险投资公司Benchmark Capital的合伙人,还是他以前在Facebook的老朋友创立的数家公司的投资人。

“像Facebook这样的最优秀的公司,”他还说道,“最终成了人们有效学习创业的平台。”

这是硅谷的传统,从苹果,到网景,到PayPal,再到如今的Facebook。每一家上市公司都创造了一批新的有充裕资金进行投资的科技富翁。而Facebook的IPO,凭借令人膛目结舌的将近1000亿美元的估值,将创造出一大批更加富裕的人。

总的来说,Facebook的成员都理解社交网络的价值。他们也拥有资金,Facebook的一些早期高管已经在二级交易市场抛售他们的股份,帐下拥有数百万美金。

麦特·科勒

科勒就是一个例子,他可谓是身处错综复杂的源自Facebook的商业和社交人脉网络的中心。

2002年,从耶鲁大学毕业不到两年,他在一次派对上遇见前PayPal高管雷德·霍夫曼(Reid Hoffman)。正如科勒在问答平台Quora(由德安杰洛联合创建)上回忆起当时的情景所说的,两人非常投缘。后来他成为了霍夫曼的门徒,协助后者对创业公司进行投资,并追随后者到其新初创公司LinkedIn。

接着,科勒加入了霍夫曼及其他数位前PayPal高管资助的一家公司:Facebook。

从2005年到2008年,科勒一直在Facebook供职,见证了它从一家大学网站到一个主流社交网络的演变。他的主要职务之一是招揽他能找到的最好的人才,其中包括从其它公司挖角。

科勒离开Facebook后,再度成为风险投资人,并为其Facebook老朋友提供了不少富有价值的帮助。

通过自己的风投公司,科勒为从Facebook出来的员工创立的数家公司融资,其中包括德安杰洛和另一位Facebook早期工程师于2010年创建的Quora。他资助的其它公司包括,Facebook联合创始人达斯丁·莫斯科维茨(Dustin Moskovitz)于2009年成立的工作管理软件公司Asana,以及曾管理Facebook驻巴西圣保罗办事处的朱力奥·瓦斯科赛罗(Julio Vasconcellos)成立的巴西电子商务网站Peixe Urbano。

科勒还自己掏钱投资了另一位前Facebook同事戴夫·莫林(Dave Morin)在2010年创立的私人社交网络Path。Path还获得了Facebook的风险投资者Greylock Partners的投资。

科勒还投资过被Facebook斥资10亿美元收购的图片分享应用Instagram。“很兴奋能看到两家与我极其亲近的公司联手!”该交易公布后他在Twitter上说道。

Instagram显然是一笔不错的投资。目前还不能确定科勒或者其他前Facebook员工投资的初创公司是否将产生巨大影响力,也不确定他们成立的公司是否将能存活。当然,眼下硅谷坐拥非常充裕的资金,即便是还没形成一个盈利计划的初创公司都有生存的空间。

桑格维是Facebook最早期的20名员工之一。她嫁给了Facebook工程师阿迪亚·阿加瓦尔(Aditya Agarwal),扎克伯格还出席了他们在印度果阿举行的婚礼。

现年30岁的桑格维在2010年与其丈夫和另一位Facebook工程师一道创建了技术基础设施公司Cove。Cove最近被云存储公司Dropbox收购。

紧密相连的人脉网络

她说道,Facebook人脉网络对她而言至关重要。桑格维投资了她的朋友莫林创立的公司Path。

“拥有那个网络真的很有帮助,不仅仅是对于像资金和人才这样的看得见的东西,还包括情感上的支持。”她说,“拥有那些朋友的重要性简直让人难以置信。”

正如Charles River Ventures合伙人、资深投资人比尔·泰(Bill Tai)所说的,“硅谷的社会结构就像是紧密相连的、层层覆盖的蜘蛛网,这意味着人人都是相连的。”他预计Facebook的IPO将对整个硅谷产生重大的影响。“其中一个网络上的一次小小触动,也能让很多人感受得到。”

事实表明,科勒在经营人脉关系上尤为擅长。2007年在为Facebook寻找有才华的工程师人选时,他打电话给一位他认识的斯坦福大学博士本杰明·凌(Benjamin Ling),不过本杰明·凌当时是在谷歌供职。两人在谷歌的餐厅一起吃午餐,餐后科勒成功劝说本杰明·凌跳槽到Facebook。后者在Facebook平台上供职了两年的时间,后来又回到谷歌工作了几年,接着利用他的数百万资产和人脉关系成为一名天使投资家,致力于向小型初创公司提供帮助。

创业家之所以找他,是因为他们知道他曾在谷歌或者Facebook供职。他倾向于向他青睐的初创公司投资2.5万美元至25万美元,喜欢与朋友一起投资。本杰明·凌说道,他最有价值的贡献并不在于他的钱,而是帮助朋友招募心仪的工程师。这也是他为他的朋友德安杰洛所做的。

本杰明·凌如今是社交网络Badoo的首席运营官。他将硅谷的科技界比作传统社会的部落,“人们会相互帮助,不管是在招聘、融资还是商业开发上面。”

在硅谷社交网络的家谱中,最著名的网络效应来自一个被称为“PayPal黑手党”的小圈子。PayPal创始人之一彼得·泰尔(Peter Thiel),以及Facebook最早的投资者之一霍夫曼是其中的成员。另一位联合创始人伊隆·马斯克(Elon Musk)后在Tesla研发高端电动汽车。

另两名PayPal联合创始人拉塞尔·西蒙斯(ussell Simmons)和杰里米·斯托普曼(Jeremy Stoppelman)于2004年创建了点评网站Yelp。Yelp获得了Benchmark的资助,它去年上市时也让Benchmark获得了丰厚的回报,目前其市值达12亿美元。本杰明·凌和斯托普曼两人是朋友关系,他们有时候也会一起进行投资。

Facebook或将催生更多天使投资人

要一瞥Facebook上市后可能发生的情景,可以先看看谷歌2005年上市后产生的那批百万富翁的情况。抛售所持谷歌股份套现后,这些大多是二三十岁的年轻人一夜暴富,不再需要为公司打工。

艾丁·森库特(Aydin Senkut)在谷歌上市时是36岁。与父母在欧洲度过一个月的假期后,他在加州阿瑟顿买了一座房子,还买了一部兰博基尼汽车。之后他发现手头上还剩下一大笔资金,于是他开始投资他朋友创建的公司。他称,他将其大约10%的资产投资给12家初创公司,其中包括2010年被谷歌收购的社交搜索引擎Aardvark。

森库特指出,Facebook上市后,预计将会出现更多去做天使投资的前Facebook员工,也许他们会去投资不能直接创收的但走在时代前端的创业想法。“有了一笔意外之财之后,为什么不去冒险呢?”

成人在线学英语

在线少儿英语排行

儿童学习英语

英语培训在线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