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钩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鱼钩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PE三重问题抄底时机还未到来

发布时间:2020-02-11 03:48:05 阅读: 来源:鱼钩厂家

仿佛天堂在即。金融危机之后,便宜的不良金融资产应该俯拾即是,PE(Private Equity,私募股权投资,以下简称PE)通过重整后卖出即可赚钱。这就是上世纪80年代的场景,当时美国储贷协会的危机爆发后诞生了一批PE机构。

然而前提是,谁能活着穿过地狱?这一轮起于次级贷款的全球性金融危机,“势必也会引领PE工业走向一个巨大的危机”,著名经济学家谢国忠说。原因是过去5年的PE热潮,是建立在廉价的债务融资基础上的。

事实上这已经初露端倪。去年5月由于亏损严重,瑞银关闭了对冲基金部门Dillon Read Capital Management,同样出于业绩考虑,比利时-荷兰金融公司富通集团(Fortis)关闭了其旗下的三家对冲基金,而在今年6月花期旗下的对冲基金Old Lane Partners也遭赎回。“关闭特殊投资部门通常是这些大型金融机构断臂自救的开始。”而根据雷曼兄弟发布的公告指出,由于其他子公司不在母公司申请破产保护的对象之列,它们都将被卖掉。

然而最坏的时刻是否还没到来?

三重问题

国际PE巨头KKR今年8月初的上市宣言,被认为是“在不适合公开募资的情况下”募集新资金的不得已之举。Bloomberg认为,和2年前比起来,KKR、阿波罗还有黑石这些大型PE基金现在的状况很不妙。

在这样一个市场环境下,“银行、保险公司甚至养老金会更趋向于捂紧钱袋”。一度君华董事总经理胡翔认为,LP们会更谨慎出资,因此PE机构向他们募集新资金将变得更加困难。

启明投资董事总经理Gary Rechiel认为,尽管上几年耶鲁大学基金会投资总监David Swenson还选择了将更多的资金投入PE、VC基金中,“但我的印象是,现在的情况比过去10年发生的都要糟糕”。他认为,David Swenson当时那么做时,“不是金融危机,尽管市场有泡沫,但是经济的大部分都非常稳健”,而现在“经济的基础都在遭受冲击”。

“难以融资,难以做杠杆交易,难以退出”,华尔街投资人Andy Dai认为,这是PE领域目前所面临的三重困境。

金融机构都在减少杠杆贷款,这其中的很大一块就是发放给PE机构的。2008年3月,德意志银行2007年年报显示,该行当时持有的杠杆贷款头寸为362.14亿欧元,截止到2007年12月31日,此项目损失为13.51亿欧元。同样的损失也发生在花期银行身上,其2007年年报显示花旗集团持有大约430亿美元的杠杆贷款,而这部分贷款到今年2月就贬值了将近15%。为了维持高于6%的资本充足率,花旗集团计划削减2000亿美元的贷款,而杠杆贷款首当其冲。

PE基金在过去5年都通过大量举债来进行投资,“一旦他们所投资的这些公司业绩出现滑坡,PE机构就有可能走向破产”。而现在全球资本市场的萎靡,更使得“退出”之路多艰,Gary Rechiel认为,这才是这个行业最大的挑战,“本来这些公司我们是希望通过大的并购和IPO上市实现的”,但现在退出成了更大的困难。

抄底时机还未到来

“未来几年保守战略将是PE领域的主流。”美辉投资伙伴有限公司合伙人田仲说。

这一点体现在LP的投资上,过去几年投资给PE管理公司可能是一种潮流,但现在这种潮流不在了,“在全球范围内这种投资还会继续减少”。

这种保守战略同时也体现在GP公司的具体操作上。首先“由于公开市场退出变得很困难,基金的回报预期也会在未来大大下降。”田仲说。

尽管这并不意味着PE投资会完全消失,但是近期被认为很难会有吸引眼球的大的投资案出来。一方面“需要撬动这类交易的高杠杆融资不可能实现”。另一方面也是因为人们认为在冬天里应该选择“蛰伏”。

因此“仔细了解所持有的可用于投资的资金还有多少,所投公司的盈利情况是否如同预期”。大部分PE机构的投资节奏都慢下来了,因为“会花更多的时间观察并保护好已投的组合公司,而把相对少的时间投入在寻找新的投资商”。

并购资讯企业格雷德利(Gridley& Co)的创始人林达·格雷德利认为,无论是大型投资银行还是PE基金都需要进行业务转型。而KKR的转变似乎也在说明这种需要,它将投资一些中间等级的债务以及股权、债券混合类的证券、受困资产,并向基础设施和房地产领域进行投资。在此次危机中,“中国以及印度等新兴市场的中小型投资将会受到追捧”。

即使对那些现金流状况良好、在历史上并不依赖杠杆收购的PE基金,因为雷曼兄弟的申请破产以及美林集团被闪电收购,他们对抄底时机的判断也相对“保守”。“我们并不知道这个时间什么时候到来,但目前看来还没到,因为资产价格还在下跌,但是我们会密切关注市场的走向。”今年初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橡树国际亚太区负责人白瑞甫的这句话仍然适用。“金融危机的影响将是长期的,我个人认为会至少持续到明年,如果到时候房地产市场能够稳定下来的话。”华尔街投资人Andy Dai说。Gary Rechiel也说“明年的下半年或许是投资时间”。

亚洲“独秀”能亮多久?

香港一位不愿意披露机构名称的投资人士称,他认为对目前西方PE遭遇的困境不会给中国带来太大的困扰。原因是“西方LP在PE领域的资金配置本身就不大,而用于亚洲新兴国家投资的比例就更低”。

英联投资首席投资官Makintosh在接受本报采访时认为,“我们认为PE投资的机会非常广阔,尤其是针对新兴市场的。从我们观察的现象看,并没有显示针对亚洲新兴市场的基金融资困难”。这一点也得到了为海外投资中国基金的设立、投资服务的中介机构的认可,“我们认为,流入中国、印度的资金并没有因此减少”,某律师事务所人士称。

这也是为什么在中国的各家投资机构,不仅没有削减投资团队,反而增加了人手。这其中,GGV、光速、华登等都可以佐证。针对中国以及亚洲市场的基金量的增加,也可说明事实。据清科研究中心的跟踪统计,2008年8月,共有7只专注于中国大陆地区的VC/PE基金新设立,总体规模达到了39.48亿美元,较7月份有小幅攀升。

尽管新兴市场的投资风险理论上比欧美等西方国家更大,但这里的机会也更多。“即使中国的GDP增长从现有的11%强下降到9%”,这个速度在全球范围内仍然是非常高的。而由于西方人口老龄化而不得不寻找更高回报率的养老金又是PE基金的主要投资人。另一方面,中国和印度加起来差不多有全球一半的人口,“这个市场的需求是不可想象的”。

只是在进入方式以及投资方向上,他们更注意风险防范。据了解,在投资新兴市场过程中,FOF(fund of funds)的投资模式更受青睐,因为通过业绩优良的PE机构,LP不需要直接面对企业投资的风险,并能在全期内实现资金在各种投资风格基金中的配比。

中山注册公司多少费用

工作签证要求

工商税务注册代理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