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钩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鱼钩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资讯】国有资产保值增值不能以牺牲社会利益为代价0

发布时间:2020-10-17 01:33:39 阅读: 来源:鱼钩厂家

国有资产保值增值不能以牺牲社会利益为代价

在中国社科院经济研究所微观经济学研究室副主任刘小玄看来,2004年是国有企业改革的分水岭。  她认为,在2004年以前,国企改革的大趋势是市场化,同时积极推进辅业的民营化;但在2004年之后,“以前剥离的东西,或者说计划经济的残余,现在很多又回来了”。  针对国有垄断资本的恶果,她建议,应严格限定国有企业的经营范围,并主张国资委应保持中性,而不应有明显的利益倾向。  刘小玄常年从事企业理论及其经验实证研究及有关计量分析,曾以论文《国有企业民营化的均衡模型》获得2005年孙冶方经济科学奖。  存在垄断不容否认  《21世纪》:前不久,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和世界银行发布了《2030年的中国》报告,其中有关国企垄断的部分,国资委对此予以否认。您认为垄断是否存在?  刘小玄:我认为,垄断确实存在的。实际上,有无数的案例可以提供证明。最明显的是山西的煤矿行业,当初山西煤矿亏损,引进很多民营企业进入,当这个行业赚钱后,又找很多借口把民营企业挤出去。这就是最典型的国进民退的案例。这里面很多东西按照市场经济来讲都是不符合规则的。如果它经营不下去,自由退出是正常的。但是现在它经营好好的,你拿所谓产业政策、所谓产业安全问题等理由非要让它退出,这实际上是政府靠行政手段来干预市场。这种情形不仅存在煤矿行业,在航空、石油行业都存在类似问题。除此之外,还有人们常说的玻璃门现象,很多行业表面上谁都可以进,但实际上民营企业看得到,但就是进不去,一进就会碰壁。  《21世纪》:根据您的研究,同是国进民退,2004年之前和2004年之后有一些明显的变化。这些变化主要有哪些?  刘小玄:在2004年以前,国企改革的大趋势是市场化,同时积极推进民营化,许多大型国有企业把辅业全部剥离出去,这些辅业部分要实现产权清晰,不能背靠大树好乘凉。通过这种方式,政府逐步从市场里面退出来。但是2004年以后大的目标实际上已经发生了变化,以前剥离的东西,或者说计划经济的残余,现在很多又回来了。一句话,收入的巨大差异的根源在于垄断,而不在于市场经济。市场经济的核心就是公平竞争,公平权利,市场放开,生产要素自由流动,只要这些前提能真正实现,那么相对于垄断来讲,其结果也必然相对公平。  严格限定国有企业的经营范围  《21世纪》:现在国有企业涉足的行业范围很广,几乎无所不入。对此应该怎么样限制?  刘小玄:一方面,国有企业的经营范围原来就有一些原则上的限定,例如要从竞争行业退出,但实际上这些限定越来越宽松。2006年12月18日,国务院办公厅正式转发了国资委《关于推进国有资本调整和国有企业重组指导意见》。根据该意见,军工、电网电力、石油石化、电信、煤炭、民航、航运等七大行业国资要保持“绝对控制力”,而在装备制造、汽车、电子信息、建筑、钢铁、有色金属、化工、勘察设计、科技等九行业国资要保持“较强控制力”。《意见》大大拓展了国有企业的经营范围,如何理解国有资本向关系国家经济命脉的领域集中这一原则?怎么理解经济命脉?是不是可以做扩张解释?这些都需要检讨。  另一方面,国有企业多元化的现象越来越严重,比如宾馆、酒店餐饮等等,这些多元化方向的扩张比比皆是。很多这些辅业都经营亏损,但它们可以拿其他赚钱的业务的钱来填补,这是典型的关联交易,很容易涉及到腐败问题。  因为,我认为,对国有企业的经营范围,应该通过科学论证进行严格限定。不能利用公权力和资本的结合,来使之到处扩张。  《21世纪》:您曾经主张,对国有企业的经营资产要进行合理管理,不但要考虑分红的问题,而且要考虑其亏损问题。对此,您有什么具体改革建议?  刘小玄: 国有企业最大的问题就是负盈不负亏。现在是盈利好的时候,很多人主张分红,但是当它亏损的时候,可能要用财政的钱去填补,亏损的钱可能比分红的钱会更大。为什么国家要为你兜底呢?  因此,除了那些特殊的不得不实行垄断专营的国企外,一般经营性国有企业改革的方向,就是产权清晰,自负盈亏,它们向国家交税就行了,不用分红,但要自负亏损,公平竞争。政府应把它们当作为一般企业那样对待,决不可享受特权和隐性补贴。  《21世纪》:那么如何解决国有企业与民争利的问题?  刘小玄:主要的途径是打破垄断,提供一个公平竞争的环境。抛开自然垄断不说,先要打破行政垄断。国家不应在行业准入上设置各种显性或隐形的准入门槛,给各类企业提供一个公平的参与机会。这也涉及到政府在项目立项、招投标和银行贷款上的规范化操作,减少寻租和腐败的空间。  其次,应该取消对国有企业的一些不合理补贴和特殊政策优惠。在很多时候,国有企业享受了各种补贴,既有明补,也有暗补,这就是明显的不公平。现在通过某些表面数字往往看不出来,但实际上国有企业享受了很多优惠,比如不交或少交资源税,享受土地划拨的优惠,资本市场的圈钱待遇,以及低廉的银行贷款利率等等。此外,还有大量的借用公权力和人际关系带来的种种无形补贴。  国资委本身不应逐利  《21世纪》:你觉得国资委应该在国有企业管理过程中扮演什么角色?  刘小玄:2003-2004年机构改革时,原来的经贸委被分拆,一部分划到了后来的发改委,另一部分变成国资委。按道理来说,它应该是中性的机构,应当行使政府的公共职能。但实际上,它具有强烈的利益倾向。  《21世纪》:说到国资委的利益倾向,那么您认为国资委是不是该追求国有资产增值保值的功能?  刘小玄:我认为,这个目标本身有错误,不能这么简单地进行界定。如果说,国有资产要保值增值,那么也应该限定在特定范围内,而不能无限扩张。毕竟,国有资本在社会当中有它特定的功能,要按照市场经济的规律去行动,而不能像计划经济时代那样无限地扩张其职能。国有资产的增值保值绝不能以牺牲社会利益和民众福利为代价,不能以一己之利来损害和伤害全民的长远利益。老百姓的长远利益在那里,只有市场经济才能带来真正的社会福祉。

alevel培训中心

alevel考试辅导

机构alevel补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