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钩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鱼钩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第二节历代治国首重吏治-【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18:15:23 阅读: 来源:鱼钩厂家

吏员清廉与否,实关国家安危。清入关伊始,就以明朝亡国为借鉴,从严从速整顿吏治,不断打击贪官污吏,吏风已见好转。圣祖承其后,以整肃吏风为要务, 不仅施之于法,尤重“宽仁”,伴之教化、培育,倡导儒家修身之主旨,政治清明,荡涤明末腐败之风,再现清平政治。至康熙中期,已历50年,基本实现正本清 源,拨明末之乱而踏上正途,从民风、士风,到吏风,为之巨变,特别是吏风之变,带动了社会风气的好转,给社会注入了勃勃的生机和活力,促进了社会的安定和 有序地发展。清官、廉吏纷纷涌现出来,他们以清廉的作风和认真谋事的精神,又反过来影响了社会,继续向好的方面转化。圣祖于康熙四十二年(1703)南巡 至山东济南,参观趵突泉时,提笔写下了“源清流洁”四个大字,这是说趵突泉的源头是清纯而无污秽,流出来的水也是洁净的。用“源清流洁”四个字来概括圣祖 时期的吏治,亦无不当。

不过,在圣祖后期,以其为政“尚宽”,吏治变得松弛,已出现败坏之象,诸如贪污、贿赂、欺隐、造假等恶劣风 气,又重新抬头,且有滋漫之势。圣祖虽有察觉,仍以一生主“宽仁”,不嗜杀而自慰。综观历代的经验教训,吏治稍纵即坏,坏而不治,便会引发社会矛盾日趋尖 锐,所说“官逼民反”,皆由吏治败坏而来!圣祖后期吏治松弛,若任其败坏,势必毁掉圣祖六十年励精图治的成就,将使社会发展的势头陷人停顿,以至完全中 止。在帝王新旧交替之际,不能不是一个关键时刻,对新即位的世宗无疑是个考验。

世宗不愧是圣祖临终前选定的理想的继承人,得到圣祖四 十余年的培养,在成年以后,又得到圣祖的言传身教,对圣祖为政的思想了然于心。他即位后,就按圣祖生前为政的思路,继承其治国的基本方略;同时,因时制 宜,根据现实出现的新问题,做出新的决策,甚至也大胆改变不合时宜的做法,以实现圣祖的遗志。

雍正元年(1723)正月,正是传统春 节的第一天,世宗做的第一件事(节日问安、行礼除外),就是发下他亲笔写的“上谕”11道,分别对各省总督、巡抚以下,至各州县官“训谕”,总计不下万 言!仅此一事,已见刚即位还不到两个月的世宗就表现出勤勉为政的精神。他在位十三年,始终如一,未曾稍懈。圣祖临终前,留下遗命说:“皇四子胤稹人品贵 重,深肖朕躬,必能克承大统。”姑且不论世宗是否处处都像他父亲那样,但其为政勤勉而不懒惰,却是分毫不差的!在封建社会,作为帝王能始终勤于治国,节制 逸乐,是国家兴旺发达的保证之一。世宗精明强干,目光远大,有明确的政治目标,并为之奋斗不懈,推进圣祖开创的盛世继续保持着活力,从这个意义上说,世宗 即位是当之无愧的。

世宗给各级官吏分别发下“训谕”11道,不可与平常的官样文章同日而语。他不仅表达了他的为政思想和治国原则,让所有官吏都知道;更重要的是,告诫和指导他们如何忠于职守,保持清廉,不得坏法。

他在给总督的“训谕”中写道:“总督地控两省,权兼文武,必使将吏协和,军民绥辑,乃为称职。”特别是“澄清吏治,必本大公之心,虚怀察访”,如确实为 人清廉而有名节,又才能练达的,要任以要职,举此一人“可以风百”。现在,以善逢迎的指为有能力,以沽名钓誉者为贤人,甚至暗通贿赂,私下接受委托,使这 些不法、品行不端的人得到推荐,“而朴实无华,敦尚实治者,反抑而不伸”,受到压制,这哪里是正道呢?他指出,有些官员刚当官时,尚能保持清廉,而官当大 了,则马上改变以往的操行,古人称为“巧宦”,这类人的内心还须问吗?他希望总督各官要“察吏安民,练兵核饷”,多做实事,不务虚名,秉公而不持偏,否则 “国法森严”,是难以宽免的!

他给巡抚一级官员的“训谕”,强调:“吏治不清,民何由安!”痛斥巡抚营私舞弊,索纳贿赂,分肥人己, 加征加派,“不恤小民之脂膏,但饱溪壑于无厌”。如此“积弊,尤为国法所不容者。”他给管理学校教育的督学官员的“训谕”,表达了对“兴贤育才”的渴望; 给提督、总兵等武官,分别提出了具体要求;给各省市政使的训谕,以其“任既重,责亦大”,要求尤为严厉,而实际上存在贪占、贿赂等腐败更多,世宗逐一指 出,并洞察“弊源”,不烦“反覆谆且言之”,期待他们“悔且改也”,否则“三尺莫逭”!世宗训谕各省按察司,执掌大小狱讼,“民命所关”,必得“肃清纲 纪,无致废弛”;他一针见血点明问题根源:“总之,病官、病民,悉缘贪黩”,即由贪污而来。如“因循不改”,“必置于重法”。他在给副将、参将、游击等将 官的训谕中,明确指出存在的问题,就是“营伍废弛,为害最大。”究其原因,仍为“将弁之贪利而废法”;一是冒虚粮而兵无实数,一是克扣月粮而兵有怨心。因 此,上亏国家的粮饷,下盘剥士卒之脂膏,办理军务,不能廉正服众,谁肯用命!他警告他们:如“恣意逞威虐民生事,为害于地方,王法森严,决难轻贷!”

世宗向各省知府发出训谕,以其官处下层,“与民最亲”,着重说明,这一级官员为“吏民之本”,老百姓所以能安居乐业,没有“叹息愁恨之心”,关键是政治平和,诉讼合理。他鼓励知府官员以先代“循吏自勉”,如“徇私纳贿,不能率属爱民,贻害地方”,他不会宽恕的!

知州、知县官是国家基层官员,尤其值得重视,如世宗所训谕:“朕惟国家首重吏治”,州县官“乃亲民之官,吏治之始基也。”他是说,州县官是吏治的基础, 虽说品级卑下,职任实属重大。他打了个比方:一个省的吏治,如同盖一座房子,督抚大员作为栋梁,司道官员就是墙壁,州县官就是“基址”。民为邦本。固邦 本,就取决于吏治,而吏治之本则在州县。如州县的品行不端,就如同基址不立,那么,房子就不牢固。这又取决于州县官能否做到清廉自持,实心尽职。其中钱 粮,关系尤重,一丝一毫一粒,都是百姓的脂膏,“增一分则民受一分之累;减一分,则民沾一分之泽。”他指出,近年乱加“火耗”,粮银亏空,百姓怎能承受 住?他严令禁止,如被发现,“必从重治罪”。以上内容由历史新知网整理发布(www.lishixinzhi.com)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部分内容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三国传说破解版

长安十二时辰游戏

奥特曼热血英雄内购版

龙纹三国变态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