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钩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鱼钩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不怀好意的猜忌[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6:20:52 阅读: 来源:鱼钩厂家

(一)搬出寝室

当我发现我的竞选资料不见时,第一时间脑中反应的就是室友墨北做的。不仅是因为在这一年同她居住的日子里,我和她发生过大大小小不计其数的矛盾,而且这次又是我和她一起竞选学生会主席,我当选的概率比较大。

随后,我在学校在校内贴吧上说墨北就是个小人。但事实证明我错了,原来资料在我抽屉里的书本下面放着,这让我没有办法再在寝室里住下去,先不说墨北的反应,就是寝室的其他几个室友也用那种鄙视的眼光看着我。

没办法,我就在学校附近租了一间屋子。虽然房子看上去有些破旧,但是内部总体来说还是不错的。房东是个四十岁的阿姨,为人挺和善的,我告诉了她我的难处,阿姨很谅解,给我便宜了房租费。于是,我便开开心心地付了两个月的房租。

可我没想到的是,在我搬进来的第一天,就发生让我不愉快的事。就在我打扫房间的时候,我发现房间床下居然有一大块带血的白布,闻着那一阵阵的腥味,我忍不住反胃呕吐。

我将这件事告诉了房东。房东听完后,淡淡一笑说:“在你之前这间屋子还有一个房客,只不过那个房客住了三个月后,就突然消失了,欠着的房租也没交,怎么联系都联系不上,不得已之下,只好把房子再次租出去,减少亏损。”听到房东这么解释,我觉得也能接受,就在我想要离开时,房东突然话锋一转,“对了,你别忘了你的身份证在我这里。”

我愣在原地,不敢相信地盯着房东的脸,如果我没听错的话,这应该算是威胁吧。就在我想反驳的时候,房东已经走了。留下我一人,在原地懊恼,早知道自己就不把身份证给她作登记了。唉,现在是想走也走不了,不过好在只租了两个月的屋子。

回到房间后,我便继续打扫。将房间里上一个房客的东西都收拾好,放到一个箱子里,或许说不定哪一天人家就回来拿了。

可能是我认床的缘故,这天晚上我并没有睡熟。夜里,我起身打算去喝口水,却突然听到阳台有响动声,我决定上前去看看。

于是,我蹑手蹑脚走进阳台,掀开窗帘一看,发现窗户边上站着一只黑猫。黑猫的两只惨绿的眼睛盯着我,那一刻一股莫名的寒意爬上我的背脊。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我的额头沁出了冷汗,如果不是那有些起伏的身体,我替定会认为眼前的黑猫是个雕塑。

突然,黑猫慵懒地舒展了一下身子,“喵”地叫了一声,跳走了。我一下子瘫软在地上,可随之而来的就是无尽的疑惑,这只黑猫为什么要跳到阳台?从它的样子来看,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难道它上一个房客养的?也不对啊,房东严令禁止养宠物。难道这只猫是其他人养的?突然,我记了起来同寝室的墨北好像养过一只黑猫。

(二)质问

关好窗户,坐回到床上后,我越想越觉得这只猫是墨北的,毕竟这次我让她出了这么大的丑,她用这只猫来报复也说不定。

不过吸取了上一次的经验教训,这次我决定先收集证据,到时候让墨北百口莫辩。

翌日一早,我就去街上买了一个摄像头,装在阳台处的隐秘角落,暗想:哼哼,墨北你等着。装好摄像头,回到学校,果不其然我在校园橱窗看到“恭喜,墨北获得学生会主席”,我气得咬牙切齿,这本来应该是属于我的荣誉,可转念一想,只要拍下她半夜吓我的行为,然后放到网上……

很快天色就暗了下来,我静静躺在床上,想象着自己坐到主席的那个位置的样子,很快就进入梦乡。清晨的阳光把我唤醒,我马上起床,来不及换衣服,我打开电脑,查看摄像头昨晚录的东西。

视频里:惨白的月光铺洒在阳台上,一只灵活的黑猫突然出现在阳台上,但奇怪的是,四周并没有什么人。和那天晚上一样,黑猫只是定定地站着一动也不动,

就在我想要关掉视频时,黑猫转过了头,眼睛死死盯着镜头,并且一步一步靠近,看着两只越来越大的惨绿色眼睛,我下意识咽了口唾沫,立马关了视频。

我拍了拍自己的胸口,这也太诡异了吧,难道这只黑猫成精了?

我拿出手机拍下视频里的几幕,然后怒气冲冲跑出屋子,去学校找墨北算账。

学校宿舍里。

“墨北,你到底想怎么样?”一进寝室门,我就冲着躺床上看书的墨北吼。寝室里几个女生都看着我,我将手机里保存的照片翻出来给她看:“我承认上次污蔑你是我的错,但是你也不用每次都那这只猫来吓我吧。”

>>

墨北瞥了一眼我,淡淡道:“不是我。”“怎么可能不是,寝室里只有你养黑猫,做过就要承认。”我气得火冒三丈。

“我的那只猫早就死了,不信你可以问其他人。”说完这句话,墨北就从床上下来离开宿舍。我一时还没反应过来,旁边的几个女生七嘴八舌说:“你真的误会墨北了,她的那只猫已经死了好几天了。”我愣在原地,我真的误会墨北了?难道那只猫只是个意外?

(三)墨北

在前往教室的路上,我思前想后总觉得有些细节被自己忽略了。“叮铃铃”清脆的手机铃声打断了我的思考,拿出手机一看,来电显示是“墨北”,我在犹豫到底接不接起电话,一定是来羞辱我的,心底虽这样想着,可处于基本的礼貌,我按下了“接听”。

“马上来图书室,我等你。”墨北特有的清冷声音从电话那头传到我的耳里。不等我说完一句,墨北就已经挂断了电话。好嘛,人家都说了这么直白了,我还能说什么?转了个方向,朝着图书馆大步流星去了。

图书馆里静悄悄的,老远我就能看到墨北独自一人坐在椅子上看书。我调整好心态走上前,别扭开口:“你找我什么事?”

墨北眼睛不离开书本道:“如果一只猫一只出现在同一个地方,只有两种可能,第一种那是它的领地。第二种,算你说对了,是人为的。”听着墨北的话,我心下一惊,她不仅不怪我,反而帮我分析。那一刻,我的眼睛有些湿润,我把这几天遇到的事一五一十告诉了她。墨北听完我说的话,皱紧眉头:“如果按你所说的,那应该是被人训练出来的,带我去你租的房子看看。”

领着墨北我回到那个房子。墨北仔仔细细观察了房间一圈,突然对我说:“我和你仔细检查房间,肯定会有发现。”

我点了点头,开始四下检查。半小时后,墨北喊了一声我的名字,我放下手上的书,走到了她身边,震惊地盯着她手上的一本染血的笔记本。

墨北拉着我坐到床上,然后翻开笔记本,我们两人便开始阅读起来。半小时后,我们终于看完了,笔记本上大概讲述了一个女孩的大学经历,只是记到大三就结束了。

“为什么只到大三就结束了?”我疑惑地拿过墨北手中的笔记本。“因为那个女孩是我。”墨北冷静地说道。

我不可思议地盯着她的侧脸,全然不顾掉到地上的笔记本。

(四)半夜访客

“额,怎么可能呢?”我打着哈哈。“上面写着的发生的事,每一样都是我在大学的亲身经历。”墨北淡淡道。

我咽了口唾沫:“这真的是你?”墨北点了点头,就不再说话,一时间我也找不到什么话题。死一般的沉静过了十多分钟后,在我忍不住想要离开这个房间时,墨北说:“我要住你这里。”

半个小时后,我看着地板上的地铺,无语望天,我说过我同意了吗?不过,没办法,谁让我对不起她呢。

很快就到了晚上,我看着坐在阳台上的墨北,无奈了。从下午铺完床后,她就一动不动坐在那里,就像一尊石像。“那个我先睡了。”打了声招呼,我躺回床上。半夜,我被人摇醒,迷迷糊糊之间,我忍不住要破口大骂,对方像是知道我的反应,下一秒一只手紧紧捂住我的嘴巴。这下子,我完全清醒过来,对上一双平淡如水的眸子,我点点头,表示可以放开我了。

对方看我恢复清醒,便慢慢放开了我,我马上压低声音说:“墨北,你干什么,半夜不睡觉?”墨北看了我一眼说:“它来了。”我顿时瞪大了双眼,看着墨北灵巧地跳下床,接近阳台。我起身披了件衣服,也小心靠近。

看着阳台上再次到来的黑猫,不知道是不是我多心,总觉得它有些地方不一样,可是又说不上来,哪里不一样了。“它没在看了。”墨北淡淡道。

“啊?”原谅我,我一时没跟上墨北的节奏。墨北朝前面一指,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去,眼前的猫已经不见了。我刚想问墨北它什么时候走的,墨北转身进了房间。我冲着她的背影翻了个白眼,一起跟了进去。

“它把一朵白的花放下后,就离开了。”墨北倒了两杯热水,递给我一杯。道了声谢,我接过喝了一口,经过墨北的提醒,我终于知道为什么我会觉得不同了。今天,黑猫叼了一朵白花,而往常都是没有的。

>>

“我看了你以前监控的视屏,发现一个特点,那就是黑猫会盯着一件事物看得特别久。第一次是人,第二次是摄像头以及后面的等等,通常来说人长时间盯着一件事物,要不在发呆,要不就是在怀念。动物自然也一样。”墨北继续分析。

“那你觉得黑猫属于哪一个?”我迫不及待问。“第二种,黑猫是在怀念。如果黑猫是在发呆,那为什么不去别的地方,非要到有人类的阳台发呆,这太危险。而且今天是第七天。”墨北朝我露出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

“啊?什么第七天?”来不及反应的我像只鹦鹉重复道。“你还没注意过吧,从你一开始见到黑猫,到今天为止已经是第七天了。你自己想想。”墨北懒散坐在沙发上看着我。

“一朵白花,黑猫,怀念,第七天……”嘴中一直重复着这几个词语,一个猜测出现在我脑海里。“不会吧?”我抽搐着嘴角反问。墨北耸了耸肩没有回答。

(五)房东

可又转念一想,我颤抖着手指着墨北:“你…你…”墨北没好气地看了我一眼:“你这个笨蛋又在想什么?我是活人,要是我是鬼,白天我能出现在太阳底下吗?”

我不好意思挠了挠头,的确,墨北能站在太阳底下,不会是鬼。那笔记本又怎么解释呢?

我拿过笔记本翻看,忽然,我在笔记本的最后角落发现两个字:“天行?”“你说什么?”耳尖的墨北盯着我。我把笔记本递给她。她结果笔记本,盯着上面的两个字,眉头紧皱。

“怎么了?”我忍不住开口问。墨北摇了摇头说:“只是觉得有些熟悉,可能在那里看到过。”抬头看了眼墙上的钟,我叹了口气,已经凌晨三点了,再过一会就天亮了。幸好早上没什么课,可以偷个懒睡觉。墨北和我简单收拾了一下,就都一头扎进了被子里。

一阵食物的香味,将把我从睡梦中拉醒。“吃完早饭,就来帮我。”熟悉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我忍不住抱怨,墨北你就不能体谅一下贪睡的人吗!抱怨归抱怨,最后我还是乖乖起床。

住房外,我看着墨北在地上即挖坑又放捕鼠器,我就一阵头痛:“你到底要做什么?”墨北露出一抹狡黠地笑:“抓猫。”

“你们做什么呢?”买菜回来的房东看着忙活的墨北问我。我随口答道:“抓猫。”

“什么?”房东抓紧我的肩膀着急问道,全然不顾掉在地上的菜。

“我们是在抓猫。”墨北站起身笑着回答。“不可以!”房东急得大叫。“为什么不可以,那只猫每天晚上来骚扰我朋友,弄得她睡不好,所以没办法,我只能抓猫,请问有什么问题吗?”墨北解释道。

“没,没什么。”房东支支吾吾捡起地上的菜,然后离开了。“房东没问题吧,手臂都被她握得起乌青了。”我揉了揉发疼的手臂。“笨蛋难道你还没看出来吗?那个房东有问题。”墨北一脸恨铁不成钢,“她一定和那只猫有关系,走偷听去。”

在我反应过来后,我发现我已经被墨北拉到了房东屋子的门口了。我刚要开口说话,墨北做了一个安静的手势,将耳朵贴在门上,仔细聆听。

看这架势,我也同墨北一样。“知道你乖,不过今天晚上,不能再去了,小心人家把你捉住。”屋内的房东慈爱地说。“喵。”细小的喵叫声给予回应。墨北露出了一个果然如此的笑容,冲着已经呆住的我做了个离开的手势。

好不容易回到我租的房间,我瘫倒在地上:“她们真的有关系。”我喃喃道。“废话,看房东那表情就知道了。嘻嘻东西都准备好了,现在就等鱼上钩了。”墨北笑得像只狐狸。看着她的笑,我只觉得汗毛竖起。

(六)真相

翌日一早,一声凄惨尖叫把我从睡梦中惊醒。我表示很痛苦,再这么下去,我一定提早衰老。墨北一把揪起我往楼下跑。

等到我们两人到楼下时,我发现那只一直来我家的黑猫,被牢牢粘在地上声嘶力竭地叫,旁边是急得不知所措的房东。

一看到我们两个,房东跑上来,央求道:“你们放了它好不好,我求求你们了。”我拉了拉墨北的衣袖,小声说:“放了猫吧。”墨北走进黑猫,然后拿出一个小瓶子,将里面的液体喷到地面上,下一秒,黑猫就跳了起来,窜进了树丛里。

看着明显松了口气的房东,墨北说:“现在可以和我们解释一下了吧。”房东踌躇道:“我…我不知道。”看着还想装傻的房东,墨北对了使了个眼色,我赶紧将口袋里的笔记本拿出来,问:“这是天行的吧?”

>>

房东一下子愣在原地,不一会眼中涌出泪水:“你们和我来吧。”跟着房东,我们两个人走进了她的房间。

房东拿出一张照片递给我们两个看,我们接过照片一看,是个年轻的小伙子。房东叹了口气说:“他叫天行是我的儿子,和你们是同一个大学的。那只黑猫就是他养的。”

“那你儿子?”我脱口而出。“几天前就去世了,他被检查出来癌症晚期。”房东哭道,“这只猫每晚去你房间,其实是在想念它的主人。”

我尴尬地搓了搓手继续问:“那你上次租房前要对我说谎?”“我怕你害怕,不租房。”房东解释道。墨北将笔记本给房东,房东拿过笔记本温柔地抚摸着封面:“天行他一直喜欢着一个女生,每天记录着她的一点一滴,他想把本子写完后,就和女生表白,没想到……”

我看着墨北良久不说话,墨北额前的发丝遮住了她的眼睛,虽然她装作满不在意的样子,可是我知道她在听,而且听着很认真,每一个字,每一句话。

(七)后记

我搬回了寝室,我和墨北成了最好的朋友,或许患难见真情吧。房东搬回了老家,临走时,我和墨北去送她,墨北希望房东能把那本笔记本留给她。

房东答应了。我问墨北:“你要这本笔记本做什么?”墨北温柔地抚摸着封面回答:“我要帮天行把这本笔记本写满。”

>>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