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钩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鱼钩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京津冀开发银行或渐行渐近

发布时间:2021-01-21 15:10:19 阅读: 来源:鱼钩厂家

京津冀开发银行或渐行渐近

至于“京津”冀“开发”银行与国家“开发银行”之间的关系,白彦锋则认为,在一带一路的大背景之下,国家开发银行更多可能需要承担对外开发功能或者其他更具全局意义的重大发展问题,而京津冀开发银行则更专注于本区域内的产业协调发展问题,从而使其成为京津冀协调发展的金融催化剂。

在京津冀市场要素一体化改革中,金融市场整合备受关注。《京津冀协同发展规划纲要》指出,探索建立京津冀区域统一的金融投资、产权交易、技术研发,完善共建共享、协作配套、统筹互助机制,激励三省市按一定比例共同出资建立协同发展基金。同时,为应对产业转移需要大量资金,三地将共同出资设立京津冀产业结构调整基金并研究设立京津冀开发银行的可行性。

京津冀开发银行有其现实必要性

“《京津冀协同发展规划纲要》中明确提出的‘京津冀开发银行’,其试行应该已箭在弦上。”中央财经大学财政学院教授白彦锋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据记者了解,早在2012年,京冀就签署了区域金融合作协议,围绕要素市场、科技金融创新、信用体系建设、金融后台服务基地、金融风险防范等九个方面开展合作;2013年,津冀、京冀先后签署了《天津市河北省深化经济与社会发展合作框架协议》和《北京市河北省2013—2015年合作框架协议》,从政府层面提出了加强区域金融合作的相关措施。2014年年底,河北省政府印发《关于加快金融改革发展的实施意见》明确提出,做好京津冀协同发展的金融服务,促进设立京津冀开发银行,重点支持回报期较长的基础设施及其他重大项目。这是京津冀开发银行第一次出现在政府文件当中。

成立京津冀开发银行有哪些现实必要性?

对此,白彦锋表示,《京津冀协同发展规划纲要》之所以拟设立京津冀开发银行,有以下两个原因:

第一,在我国新一轮改革开放的大背景下,为应对三期叠加的新常态背景之下的经济下行挑战和推进国民经济的转型升级,国家需要一些类似京津冀开发银行等财政金融政策的创新。

第二,改革开放35年来,我国社会经济快速发展的一个重要前提就是中央有序调控之下的地方积极作为。然而,现在的新问题是,过去以省级地方为单位“各收一亩三分地”的发展模式的瓶颈和上限日益明显和突出,为此,国家需要超越省级地方发展的“思维定势”,在类似京津冀这样的区域协调发展中解决过去社会经济发展中出现的环境、生态等问题,进而寻求国家在金融投资、产权交易、技术研发中产业升级换代等方面的“新突破”。

服务对象不单纯是河北

“京津冀开发银行的定位可能有两个:一是国家级定位;二是区域性开发银行。”关于京津冀开发银行的定位,白彦锋表示,这还要取决于中央对其定位,或者说中央对京津冀协同发展问题的全国定位。如果京津冀协同发展对全国来讲具有“撬动全局”的意义,那么京津冀开发银行就有全国性的定位;另一方面也取决于未来京津冀开发银行自身的运作情况。

京津地区发达,河北较弱,有人认为,京津冀开发银行的服务对象是河北,对于这种观点白彦锋并不表示认可。

第一,北京等非核心功能的对外疏解,在很大程度上是在为京津两地“卸包袱”、优化产业的空间布局。

第二,京津两地部分产业向河北的转移,也为这些产业赢得了更大的发展空间。2014年10月,京津冀《税收合作框架协议》便已正式签署,三地产业“蛋糕”做大之后,财政税收受益的并不仅仅是河北。

第三,河北产业升级之后,势必会对其高污染、高能耗的传统产业发挥“腾笼换鸟”的作用,这将对本地区的雾霾治理起到“釜底抽薪”的根本性作用,自然是三地都乐见的。

“从以上三点我们可以看出,京津冀开发银行的服务对象显然不单纯是河北。”白彦锋说。

为其他地区提供经验

呼吁成立区域性的开发银行并不是从京津冀开发银行开始的。早在2001年,时任中国人民银行行长的戴相龙就曾公开表示,中国将探索成立西部开发银行的可能性。十几年过去了,由于高成本等各种原因,西部开发银行一直没有能够成立。据此,有人认为,成立区域性开发银行成本巨大,可在国开行总行成立一个京津冀事业部,发行专用于该地区的债券,这样整体成本将会比较低。

针对这个问题,白彦锋打了一个形象的比喻:“鸡蛋‘自外向内’被外力打破就变成了别人的盘中餐,而鸡蛋‘从内向外’被打破则标志着一个新生命的诞生。”他认为,在国家开发银行等机构成立“京津冀事业部”,显然是在原有的体制机制框架内采取的由中央为主的“外科手术式”的发展模式;而在三地内部成立京津冀开发银行,则是旨在充分调动区域自身协同发展的主观能动性,是充分调动地方各省级地方协同发展自身积极性的一招好棋,将从根本上改变京津冀协同发展战略当中三地各自“袖手旁观”的态势。

至于京津冀开发银行与国家开发银行之间的关系,白彦锋则认为,在“一带一路”的大背景之下,国家开发银行更多可能需要承担对外开发功能或者其他更具全局意义的重大发展问题,而京津冀开发银行则更专注于本区域内的产业协调发展问题,从而使其成为京津冀协调发展的金融催化剂。国家开发银行作为“老大哥”,其中发行债券融资、防控金融坏账风险等方面可以为京津冀开发银行等提供可资借鉴的成功经验。

一旦成立京津冀开发银行,那其他地区也要求成立相关银行来促进区域发展,怎么办?针对这种担忧,白彦锋认为,我国向来鼓励地方积极先行先试,发展好了,中央自然会为其背书,或者向其他地区推广其可复制的成功经验。

“在此基础上,西部开发银行等其他区域性开发银行也将可期。”白彦锋说。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