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钩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鱼钩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第五节善待邢重用旧臣-【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20:30:32 阅读: 来源:鱼钩厂家

称邢为学究,是按今天的习惯,“学究”的本义是“学究一经”,邢却是精通数经的(今天流行的《十三经注疏》有几经的“疏”就是他撰的)。宋太宗时 邢参加“五经”科举考试,被赐“九经及第”名号,后来又长时间担任与讲学相关的职务。从记载看,邢似乎没有其他长处,他的主要长处就在于精通儒经;他 似乎也没有其他的显著贡献,最突出的贡献也在于儒经方面,所以,邢是一位地地道道的学究式的人物,或者用现代的说法,可以称他为经学家。 他是宋真宗学习儒家经典方面的启蒙老师,大约在宋真宗很小的时候,他就给当时还是皇子或亲王的宋真宗讲过课,当时他的官衔是诸王府侍讲。宋真宗即位以 后,一度调他任知审刑院,职务很重要,邢却干不了,不久就改任国子祭酒,重操旧业。随后,宋真宗又任命他为翰林侍讲学士,他又重新操起了为宋真宗讲儒经 的老行当。

或许应当在邢的“学究”称号前,增一“老”字,因为宋真宗做皇帝那年他已是70高龄了。宋真宗对他是颇尊重的,他经常能 与宋真宗在一起。当然这位老学究书呆子气却不浓,他颇知趣,在重大事情上从来没有冒犯过皇上,他与宋真宗似乎从没发生过大的冲突。王钦若科举考试受贿案揭 出,宋真宗派他去审案,他完全按照宋真宗的意图包庇了王钦若,而把无辜的洪湛置于悲惨境地。

景德三年(1006年),一天,宋真宗在 便殿与邢闲谈,谈来谈去,谈到早先在宋真宗身边的旧人纷纷辞世,所剩无几,宋真宗不禁伤感起来。第二天,宋真宗赏赐邢白银一千两;又召邢妻乐氏入宫, 赏赐给她“宝冠霞帔”,这个待遇本来只有皇亲和宰相、参知政事、枢密院长官和节度使的妻子才能有,宋真宗却破格让邢的妻子享受了。

景德四年(1007年),邢求见宋真宗,说:“我老得步履艰难,想请假回故乡曹州(今山东省定陶东)看看,不然,怕是此生回不了故乡了。等明年春天行郊 外祭天大礼,我还想回来参加。”宋真宗请他坐下,安慰他许久,然后说:“何必要请假,朕就任命你为代理曹州知州,这样你就可以衣锦还乡了。”邢这时又像 感慨又像问话地说:“杨砺、夏侯峤当年与臣下我同做王府的僚属,眼下却已作古,听说陛下都追封他们为尚书了!”说罢就告辞了。宋真宗事后向王旦转述了邢 的这些话,说:“邢说这些话的意思,大约是想晋升尚书了。”

不久,宋真宗即正式发布命今,任命邢为工部尚书、知曹州,仍旧带“翰 林侍讲学士”的头衔。邢向宋真宗辞行,宋真宗又赐给他一套衣服和一条金带,又在崇和殿为他设宴饯行。宋真宗当场即兴赋诗两首,又让参加者赋诗应和。邢 这时不禁有些得意忘形,颤巍巍地指着壁橱内的《尚书》《礼记图》《中庸》等儒经对众人说:“凡是治理国家,离不开《九经》。”接着竟絮絮叨叨地给人们讲解 起各儒经的主要内容来,尽管他讲得未必精彩,但宋真宗对于他所作的讲解还是极口称赞。

大中祥符三年(1010年),邢在京病重。宋 真宗亲自到他家中探望,并让太医为他诊治,赏赐他名药、银器一千两、丝织品一千匹。按当时规定和邢的官职,皇帝是不应该亲临探视的,宋真宗又一次为他打 破了常规。宋真宗还下令召回他在外地任职的两个儿子,让他们侍候在邢身边。

不久,邢去世,宋真宗下令停止上朝两天,追授邢为左 仆射,并给他的三个儿子都提升了官职。宋太宗时,邢献上了他撰写的《礼选》20卷,宋真宗有一次在宫里晒书(当时为防止图书霉变蛀蚀,每年要定期暴晒) 时,看到此书。宋真宗召邢与他一起翻阅此书,称赞他写得好,又作《礼选赞》赐给他。邢对宋真宗说,他的这部书自己没有留底稿,希望能得到一部副本。宋 真宗答应了,并令人誊录,书还没誊录完邢就去世了。宋真宗每每想到此事,很伤感,下令增录一部,一部随葬,一部赐给邢家人。

“澶 渊之盟”后不久,张曼就被提升为英州防御使、侍卫亲军马军都虞侯。当时侍卫亲军分为殿前、马军、步军三部,都虞侯是仅次于都指挥使的军中首领。这就是说, 张曼已成为侍卫亲军的主要将领。宋真宗东封时,他改任殿前司都虞侯,又晋升为观察使、马军副都指挥使。他反对大兴土木的建议就是在这前后提出的,在宋真宗 祀汾阴以后,他晋升为节度使。节度使是武将们梦寐以求的,杨业、杨延朗等一生征战,生前也没有做过节度使,而张曼未立显功,却获此殊荣,无非是宋真宗的格 外提携。

大中祥符八年(1015年),张曼受命裁减本部军员,他在执行中激化了矛盾,传言有人要搞兵变。宋真宗得讯,于次年年初召王 旦等商议对策,王旦说:“如果用处分张曼的办法缓和矛盾,则会降低将领的威信,以后的兵就难带了。紧急抓捕预谋闹事的人,又会搞得都城之内人心惶惶,也不 是上策。”宋真宗迫不及待地问:“那怎么做才妥当呢?”王旦说:“陛下以前几次提议要让张曼担任枢密院长官,我都没敢同意,现在如果调张曼到枢密院,他的 部下见他调走了,想必就不想闹事了。”宋真宗照此办理,将张曼从马军司调离,任命他为枢密副使,军队果然稳住了。宋真宗很高兴地夸奖王旦“真是个好宰 相”!张曼惹了祸,却升为执政大臣,也是因祸得福。

张曼做了一年多枢密副使,不知什么原因,他被宋真宗罢免,调任北部边境驻军统帅。 又过了一年多,宋真宗给了他“使相”头衔,改任命为判陈州。天禧三年(1019年),陨石落在颍州,负责天象的官员说这预兆邻州长官要遭灾,宋真宗想到陈 州就是颍州的邻州,于是,调张曼改任判襄州(事后又让他回陈州了)。这件事很生动地表明了宋真宗对张曼的关心。

夏氏兄弟似乎比张曼要 小得多,他们的父亲夏遇在与辽军作战时战死,当时夏守恩6岁、夏守4岁。后来,夏守恩被安排到襄王(即后来的宋真宗)府审侍候王爷,有一次,襄王偶然向 夏守恩问起弟弟的情况,他讲,弟弟一个人在家里,他很是放心不下。他的话一下子就动了王爷的恻隐之心,当即就下令把他弟弟接来,让王府的下人照顾他弟弟。 这样,兄弟二人就在宋真宗身边长大,他们同宋真宗的关系自然也就非同一般。

校花的贴身高手

神魔诛天手游

剑踪情缘内购破解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