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钩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鱼钩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PE2013年或会比2012年更有机会

发布时间:2020-02-11 04:58:51 阅读: 来源:鱼钩厂家

即将过去的2012年,国内私募股权投资(PE)市场明显降温,投资活跃度持续处于较低水平。据投中集团最新数据显示,今年前11个月,国内市场披露私募股权投资案例261起、投资总额176.62亿美元,相比2011年全年分别下降35.4%和39.1%,预计2012年全年投资规模相比去年明显下滑。

另外一家资本市场研究机构清科集团的监测数据同样显示,今年前11个月PE募资金额出现较大幅度下降,不少基金虽然完成募资,但是完成规模达不到预期。同时,今年大基金数量较少,除了一些实力很强的公司,其他公司募资相对困难。

年终之际,中投公司副总经理谢平、IDG合伙人章苏阳、九鼎投资合伙人吴刚、浙江华睿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宗佩民、时代伯乐董事长蒋国云、重阳投资总裁莫泰山、星石投资总裁杨玲、凯石投资总经理陈继武等私募界重量级人物悉数聚集浙江嘉兴南湖,亮相“2012南湖私募投资国际峰会”。

上述PE界大佬就私募股权投资行业的政策空间与创新、阳光私募的发展趋势及监管等展开“交锋”。值得关注的是,就在行业出现困境之时,反而有观点认为,随着社会财富的倍增,PE行业发展的机遇大于挑战。在峰会上同时亦有观点呼吁,PE行业的发展创新在于结合产业结构调整,要回归到服务企业的本质。

PE·创新

行业发展创新在于结合产业结构调整

章苏阳(IDG合伙人):

经济基本上是有它自身的运行周期的。从国内VC/PE的投资情况来看,1998、1999年是一个转折点,第一缺钱,第二缺人才,另外当时境外的资金也不能和境内的自然人发生关联。而到了1999年以后,首先是境外的资金大幅涌进来;第二积累了一定的人才;第三正好碰上互联网革命。由此大量的产业就随之兴起。只要经济能够持续向前发展,PE/VC就能有事可干,当然前提是我们的政策要建立在公正、公平和法制的基础上。

宗佩民(华睿投资董事长):

我们在浙江经营了大约20年,对经济非常了解。我感觉PE这个行业,主题是要回归到产业服务上。第一个方面,在这些年非常热门的光伏、新能源等行业的发展上,作为PE机构和创投机构,我们必须要考虑怎么样把我们的理念去跟企业、跟政府进行交流。

第二个方面,传统产业也有几个问题一定要解决。比如外贸,浙江是外贸大省,去年出口达到2000多亿美元,怎样让外贸转型,从现在总量很大、效益很差转型到适度控制外贸总量,并让效益大幅提升。另外,我们最近也有很多针对性的创新基金,怎么样来颠覆过去“供应商”的角色,来促进我们外贸企业,包括制造企业,能够把产品直接面对境外的消费者,达到扩大出口商品毛利的目的,进而提高效益。

第三个问题是我们PE机构、创投机构要回归到经济当中去,将内耗型的传统产业理一理。如果能够合理分工,你做龙头,你做龙尾,你做配套,你做服务,你做销售,你做加工,大家互相把竞争关系理顺一点,理成一条一条的产业链,从而达到真正的互相协作。

第四个就是传统产业的转型。作为PE机构、作为创投机构,一个很重要的目标就是要把这些服务于传统产业转型升级的服务型公司给做起来,由此创投的作用就发挥出来了。我觉得创投不是创新的问题,是要回归本质,回归到为企业服务。

PE·机遇

行业发展:取决于改革方向和进程

莫泰山(重阳投资总裁):

PE行业的机遇还是蛮大的。首先,我们会面临居民财富大幅增加的时代,到2020年收入倍增的计划实现之时,居民的财富有望翻一番。即使在过去几年里,M2的增长量和社会财富的增幅也有非常大的相关性,如果按M2增长率12%、13%这个算法,不到2020年我们社会财富就要翻一番,这里面会有很大的机遇。

另外一个机遇就是金融改革。我们推行的金融改革,包括间接融资向直接融资转化,利率市场化,逐步推进的资产市场可兑换,我觉得所有政策会促使一个事,所有的经营财富会从躺在银行的账上、躺在银行的资产负债表上,转为跳出表外,选择各种各样大的财富管理工具,这也给行业创造了机遇。

杨玲(星石投资总裁):

国内钱一点都不缺,但是往哪儿投、去哪儿定价,大家还是有分歧的。由于直接融资这一块,原来整体的框架还没有建起来,或者说通俗点,就是没有统一的游戏规则,往往使得风险定价错配,在这种情况下对阳光私募是很不利的。

陈继武(凯石投资总经理):

市场的需求催生了PE这个行业,同时市场需求的多元化也使得行业内各类机构如雨后春笋般建立起来,等基金法颁布以后就没有所谓阳光私募了,都是私募。我觉得未来还是要取决于中国经济发展的进程,取决于我们改革的力度,改革的思路,改革的方向和改革的进程。

当前国家正从各个方面来引导、规范、监管PE行业,所以我觉得这个行业过去可能处在一个法律未必很认可,但是也没反对的阶段,而未来却会给你一个机会。我觉得这种民间的自发需求就会变得阳光化、规范化,最终我认为这是一个大的机遇。

PE·监管

私募基金不应过度监管?

吴刚(九鼎投资合伙人):

PE投资时是专注好一些,还是分散好一些?在一个组合里面,一个项目做到多少基金比较好?我们的观点是:专注会比较好。

在现实里面,一个PE机构不可能只抓一个,没有百分之百的事情。通常情况下至少是有5个左右的项目,而我的主张就是最多只投5个,一个基金投多了那就是为投而投,专注的同时也要适度的多样化一点。大家都专注地做自己能力范围内的事,没有把握的事情就不做,或者少做。在这一过程当中要努力扩大自己的能力范围,投资的布局基本上就是这个。

蒋国云(时代伯乐董事长):

改革开放30多年以来,单纯依靠改革开放所带来的红利已经基本结束。也就是说,我们不断讲产业升级也好,讲集约化发展也好,在过去30多年当中都不重要,过去30年里,怎么样都能赚钱。但到了今天,简单、重复投入的时代我觉得已经结束了。

整个PE是有周期性的,这十几年里就有一个明显的周期性。在熊市里面做PE/VC,在牛市里面做基金,这就是明显的周期性。但是很多人越是冷的时候就越不做了,现在一看PE的周期进入熊市阶段了,股市从6000多点降到现在的2000多点,大家心都凉了。

普通人还有个特点手里面见不得有现金,有钱就想投出去,要么用来放贷,要么在房子里面待着。很多人看好PE,但是没钱,过去这么多年以来习惯了赚快钱,从过去的这4年来我有两个观点:一是过去的“快产业”基本消失了,“财不入急门”;二是财富的创造将回归本来的面目,就是企业和企业家来创新,而不是依靠资产泡沫的推动。

未来证券公司做PE,基金公司做PE,对现有的PE会有什么样的影响呢?PE/VC赚钱就来自于一级市场和二级市场的差价,你的核心竞争力就是能不能获得差价。证券公司一级市场和二级市场的差价 (的条件)得天独厚,这是毫无疑问的,基金管理公司在一块没有优势。不过,在企业的盈利增长这个领域,基金公司有一定的优势,而证券公司没有。

章苏阳:

二级市场里适当的监管是必须的,但对私募这一块,我感觉没有必要过度监管。一帮人说做投资,输就输了,赢就赢了,让私募来做,如果过度监管的话,我觉得不是市场经济的一个方向。国外有很多基金,他所投资的公司(的某些情况),是不能够对外披露的。

吴刚:

真正有效的PE退出渠道还是IPO。现在有40多家在证监会排队,如果推迟一年,假设挂牌了,只不过是锁定期延迟一年,不会说股票停发一年。当然,这个前提是中国的IPO还要继续发展。

假设我们的基金要到期了,我们来考虑探索一些新的退出方式。目前我觉得各个地方推出的股权交易中心和新三板,这是一个很好的参数,因为我们企业比较多,有些可能先上市的企业,我们就会跟同行业差不多的企业谈,干脆我们一起卖给前面那个企业,有一部分企业是愿意的。

另外需要探索一些创新的模式,有没有可能拥有一家上市公司,我把投到其他公司的股权装进去,就面临上市公司的股权慢慢就变成基金,这在理论上是可行的,但还需要我们的监管层要拓宽思路。

PE·前景

2013年会比2012年有机会?

莫泰山(重阳投资总裁):

说到对明年市场的看法,第一就是2013年应该比2012年稍微好一点,这也是一个模糊的判断。2012年经济增速是处于回落的过程中,走到9、10月份经济才缓慢复苏起来,整个经济在2012年也面临着清库存的过程。这在2013年应该是不存在的。所以说上市公司盈利是会有所改善的。现在的市场也一直在反映10月份以来的经济复苏,和企业盈利的改善。这个反映我觉得是可以持续一段时间的。

第二,为什么不作一个太乐观的判断呢?因为整个经济处于一个减速发展过程,不支持经济会有大幅反弹,很多行业目前PE水平和2005年、2008年的低点相比还偏高。

最后一点,主要得观察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定下的目标将怎么落实。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有几个新的提法,比如适度扩大社会融资总规模、降低实体经济的融资成本,再比如关于提高城镇化的质量。如果这几个方面落实,短期内超出我们的预期,那我觉得经济的前景会更看好。

中山注册公司企业注册

广州注册公司服务

中山工作签证申请

相关阅读